ZhuangBi Vision

我倚着窗,左手托着鸡巴,望着窗外。远山巅的薄雾水墨画似的凝聚在一起,空蒙得如同一张纱幕低垂着。风依旧肆无忌惮地来回驰越,是要刮尽这尘世的不洁?远山早已不见绿草的踪影,更不用说有些花的痕迹。蓝空中也只剩几朵白絮的云,空中时不时掠过几声鸟鸣,一望,却不知鸟在何方。光秃秃的山头,让我不禁感到孤独。一望四处,竟也无人。空寂得让人害怕。

热度(5)